RN RUBY

低調( *`ω´)

[佣园] 無題

 @死命肝文_叶辞安 的點文(/ω\)

佣园戰爭梗⋯我努力了_(´ཀ`」 ∠)_

有建議或是Bug可以提出來(^ω^)

*私设有( *`ω´)

*OOC也有(◐‿◑)

*我觉得我真的写不出那种战争的紧张以及严肃的感觉Orz以后文笔好一点了会再回来修改∠( ᐛ ”∠)_

*还有下半段,只是我目前还在努力(´・ω・`)

*題目有參考ʕ •ᴥ•ʔ

关于遭到突击的演习

没有收到讯息说今天有演习的奈布,在听到有敌人闯入军营时一个钢铁冲刺撞进了维修师的房间,一把抱住了正准备到广场参加演习报告的艾玛。

艾玛:???

特权

身为枪械维修人员的艾玛,在军营里多多少少还是要被操练一下的,而那位看她不顺眼的班长总是非常尽忠职守的完成这个责任。

但今天艾玛觉得很奇怪,这个想操死自己都来不及的人竟然叫她只要跑五圈?!这可是她平常跑圈数的少三倍!

在一脸困惑的跑完了指定圈数后,艾玛对他表示自己对于之前的训练是可以接受的,但回应她的只是一个笑着请她回去模样。

一旁的人影笑了笑,随后启动护腕向少女离开的方向前去。

霸凌事件

其实还是有其他人看艾玛不顺眼。

因为他们从长官有意无意的谈话中得知

——她是靠着关系才进军营的。

没错,她的确是靠着父亲的关系才进来这个军营的。

但艾玛对于他们的这些闲言闲语并没有多大的注意,而他们也不敢对她做些什么。

这都是因为上次有一个,不,一群人,为了这件事去围堵了这位 “弱小” 的维修师,他们本来都等着看好戏,没想到回来的消息却是他们一群大男人被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给撂倒了,之后还被那位称为 “冷面官 “的长官给叫去禁闭室好几个月,到现在都还没看见他们的人影。


战场之花

战场上,除了满地的沙尘以及一些根本看不到的杂草,很少能看见其他的动植物。

在某次的任务中,一个废墟里头,少年压着中了一枪的腰侧,温热的液体不断涌出,在意识模糊之间,他不经意的撇到了,在这个残破不堪的墙角,开了一朵小小的白色雏菊,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里依然倔强的活着。

和她很像呢⋯

强忍着伤口的疼痛,他慢慢的将身体移到那朵雏菊旁,用手轻轻的抚摸它的花瓣。

在阖上眼之前,他隐约听到那朵雏菊在叫着他的名字。

“萨贝达长官!”

“长官!你受伤了?!”

“没关系,我会带你回去的。”

之后醒来的奈布,是在艾米莉帮他包扎时的闲聊中才得知,是艾玛将他给扛了回来。



第一次杀戮

碰!
一个枪声传出,看着地上脑部被开了个孔的人,艾玛将他的配枪给拿了起来。

或许可以带回去研究。

虽然说是维修师,但她有时会被派出来一起观察敌情以及在场上寻找伤兵。

奈布看到了,这个动作流畅的彷佛不是她第一次干这种事。

“你⋯以前有做过这种事吗?”

“报告长官,属下之前从来没有做過這種事。」

搜完了那个士兵身上的所有装备,艾玛拍了拍自己戴着手套的双手,随后对上奈布那带着讶异的蓝色眼眸。

“只是我父亲教过我罢了。”


并肩作战

搜查的过程中有些阻碍,但在他们两人合作无间的互相配合下,这些都不成问题。

将一个人以近距离用手枪命中头部,血液理所当然的飞溅到了艾玛的身上。

“艾玛,脸颊沾到血迹了。”

“是吗?在那里?”

用手指轻轻的抹过她柔软的脸庞,将那一抹红给弄掉了之后,又鬼使神差的在多摸了几下才放开。

“在这里。”

信物

艾玛发现萨贝达长官有个习惯,就是将一把小刀插在腿上的一个扣带上。

那把刀艾玛也没有近距离的观察过,毕竟那可是她长官的随身之物,讲好一点,甚至有可能是他的宝贵之物,如果一个不小心的弄脏了说不定还会被赶出军营,她当然不能冒然的和他说自己想借来看看这件事。

在一个任务中,整个军营死伤惨重,在最前线的人只能先在危险范围内等待后方的支援,于是奈布便被上头请去支援他们了。

“这个,给你。”

奈布将小刀拿出来,将它递给了一脸忐忑的艾玛。

“你会回来吗?⋯长官。”

当然。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想伸出手,却知道不可能挽留。

在这里,艾玛已经看过太多太多次这种情况了,当一个人将他身上最重要的东西给予别人,那么就代表着他对那人的信任——以及最终的道别。

“唉⋯我真不想在这种情况中拿到你⋯”

看着手中的小刀,一个透明的水珠打在它锋利的刀锋上。

天生的差距

她身为一个女性,她知道尽管怎么努力的证明自己的能力,她依旧无法让自己成为能够在他身后支撑他的助力。



冷兵器

距离奈布出任务的时间已经过了两个礼拜,这两个礼拜,艾玛都在看着这把小刀,对于长期接触枪火类的东西,这种冷兵器倒是还挺让她好奇的。

刀锋以及刀柄都被艾玛一一检查过了,她还是不清楚为什么奈布要整天带着它。

直到他带着众伤兵回到军营里,艾玛迫不及待的跑向他。

“竟然是为了这种事才跑过来找我,难道都没有想我或是关心我吗?”

奈布笑着说,随后将小刀从少女手中接下。

“到现在还没发现吗?”

用绑满绷带的双手将小刀的刀柄拔了下来,只见里头刻着一句话:I LOVE YOU


落单

“没有这回事。”

任务失败

看着凯旋归来的奈布,艾玛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扯到一旁的医疗室里。

“不是叫你少受点伤吗?你看这里,不是早就说过了不行再让它裂開⋯

听着一旁的少女一边抱怨一边细心的帮自己包扎,奈布笑着,心里想说:啊⋯这次任务失败了呢。

停火协议(微杰园注意⚠️

“要停战,不是不行。”

房间里,两个男子隔着一张长桌面对面坐着,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则面带笑容,虽然如此,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却势均力敌。

“说吧,只要’杰克’你开的条件不是太为难我们,我会一律答应。”

“喔?是吗⋯”

无视掉他直接叫自己名字的无理行为,被称作杰克的男子笑容不变。

“只要将那个女孩给我,我们就停火不打了,怎么样呢?萨贝达 ‘长官’。”

“女孩?”

“是啊,她的名字叫做 ⋯“艾玛•伍兹”。

空气一瞬间变的冷冽,充斥在两人之间。

“怎么,答应吗?”

“我想说的是......”

——我们战场上见。